Note For Anyone Writing About Me

Guide to Writing About Me

I am an Autistic person,not a person with autism. I am also not Aspergers. The diagnosis isn't even in the DSM anymore, and yes, I agree with the consolidation of all autistic spectrum stuff under one umbrella. I have other issues with the DSM.

I don't like Autism Speaks. I'm Disabled, not differently abled, and I am an Autistic activist. Self-advocate is true, but incomplete.

Citing My Posts

MLA: Hillary, Alyssa. "Post Title." Yes, That Too. Day Month Year of post. Web. Day Month Year of retrieval.

APA: Hillary, A. (Year Month Day of post.) Post Title. [Web log post]. Retrieved from http://yesthattoo.blogspot.com/post-specific-URL.

Friday, January 11, 2013

《大声手:自闭人,谈话》

正體字在下面

《大声手:自闭人,谈话》
《大声手:自闭人,谈话》(Loud Hands: autistic people, speaking)是自闭症自我提倡网络提出的第二本书,世界第一次有自闭的人一起写书谈神经多样性,自我提倡,及我们被别人做的事。在这本书,你能看到二十九个自闭的人,都写他们自己的看法,他们自己的故事,他们自己的诗等。在290叶的书,每一词都是自闭的人自己说的,写的,或打的。作者包括大学生,教授,自闭的自我提倡网络的主席, 索引,自闭儿自闭的父母,及不能说话,必须靠别人住自闭的人。我们面临的问题有时候完全不一样,有时候没有什么差别。在这本书里有一篇文章:我看了,不知道这篇的作者能不能说话。看了后,我还不清除-作者是什么样的人?他肯定是自闭的,但是我不知道:能不能说话?能不能一个人住?能不能工作?
只能看他写的,不会说他一定能说,也不会说话他一定不能说话。
《大声手:自闭人,谈话》分为几部分:最上面是一篇介绍,然后几篇谈神经多样性,自闭症权利,及自闭症自我提倡的历史。历史后,另外一些自闭人谈这方面现时的情况,然后自闭人被别人做的事情。这一部分包括Julia Bascom的《静手》(Quiet Hands)。《静手》的题目是应用行为分析-她的治疗师让她别皮瓣手,别躁动。
他写:“在语言障学生的教室,最常用的短语是一个比喻:“静手!””治疗师做他们做的,说“静手!”就是因为他们(很多人)认为自闭症肯定是坏的。因为自闭人自然用我们自己的身体就是自闭症,所以这是不行的。他们认为看像正常人一样是最重要的。如果自闭症是自闭人最大的问题,那么让他们看像正常人,做正常人做的就好了,对吗?
Julia说:“不对”。E, Jim, Amanda, April, Ari, 我,等, 我们都说:“不对!”Amy说功能标签没用,及April说尊重自闭人重要而让自闭人跟正常人就是害得自闭的人。Jim说自闭人还在,自闭人的父母不应该悼他们。如果他们想要悼没来的正常孩子,不是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要做。无论你做什么,找我们里面的“正常”人就找不到。我们没有“正常”的自己,只有自闭的自己。
我们被别人做的后,有人谈修辞。在这一部分,自闭再说功能标签没用,甚至给自闭人害。我们写叫一些人“正常,”说自闭人等是异常的,混乱的为什么害得我们。因此,我们就交他们是“神经典型的”(neurotypical)。这样,什么样的人都有标签。说话的时候,这个区别很小,而在修辞里语言的小区别非常重要。如果你要换到别的模式(从病理的模式换到神经多样性的模式,)你不许找新的语言谈新的假设和想法。在一次模式的转变,新词包括“神经典型的”和“神经分岔的”(neurodivergent)
修辞后,作者谈“表达能力”及从这里,提议神经多样性者要做的事。这一本书是大声手的开始。大声手也有机会写别的书及写信给刚才诊断的自闭人和他们的父母。


《大聲手:自閉人,談話》

《大聲手:自閉人,談話》(Loud Hands: autistic people, speaking)是自閉症自我提倡網絡提出的第二本書,世界第一次有自閉的人一起寫書談神經多樣性,自我提倡,及我們被別人做的事。在這本書,你能看到二十九個自閉的人,都寫他們自己的看法,他們自己的故事,他們自己的詩等。在290葉的書,每一詞都是自閉的人自己說的,寫的,或打的。作者包括大學生,教授,自閉的自我提倡網絡的主席, 索引,自閉兒自閉的父母,及不能說話,必須靠別人住自閉的人。我們面臨的問題有時候完全不一樣,有時候沒有什麼差別。在這本書裡有一篇文章:我看了,不知道這篇的作者能不能說話。看了後,我還不清除-作者是什麼樣的人?他肯定是自閉的,但是我不知道:能不能說話?能不能一個人住?能不能工作?
只能看他寫的,不會說他一定能說,也不會說話他一定不能說話。
《大聲手:自閉人,談話》分為幾部分:最上面是一篇介紹,然後幾篇談神經多樣性,自閉症權利,及自閉症自我提倡的歷史。歷史後,另外一些自閉人談這方面現時的情況,然後自閉人被別人做的事情。這一部分包括Julia Bascom的《靜手》(Quiet Hands)。 《靜手》的題目是應用行為分析-她的治療師讓她別皮瓣手,別躁動。
他寫:“在語言障學生的教室,最常用的短語是一個比喻:“靜手! ””治療師做他們做的,說“靜手!”就是因為他們(很多人)認為自閉症肯定是壞的。因為自閉人自然用我們自己的身體就是自閉症,所以這是不行的。他們認為看像正常人一樣是最重要的。如果自閉症是自閉人最大的問題,那麼讓他們看像正常人,做正常人做的就好了,對嗎?
Julia說:“不對”。 E, Jim, Amanda, April, Ari, 我,等, 我們都說:“不對!”Amy說功能標籤沒用,及April說尊重自閉人重要而讓自閉人跟正常人就是害得自閉的人。 Jim說自閉人還在,自閉人的父母不應該悼他們。如果他們想要悼沒來的正常孩子,不是跟我們在一起的時候要做。無論你做什麼,找我們裡面的“正常”人就找不到。我們沒有“正常”的自己,只有自閉的自己。
我們被別人做的後,有人談修辭。在這一部分,自閉再說功能標籤沒用,甚至給自閉人害。我們寫叫一些人“正常,”說自閉人等是異常的,混亂的為什麼害得我們。因此,我們就交他們是“神經典型的”(neurotypical)。這樣,什麼樣的人都有標籤。說話的時候,這個區別很小,而在修辭里語言的小區別非常重要。如果你要換到別的模式(從病理的模式換到神經多樣性的模式,)你不許找新的語言談新的假設和想法。在一次模式的轉變,新詞包括“神經典型的”和“神經岔開的”(neurodivergent。)
修辭後,作者談“表達能力”及從這裡,提議神經多樣性者要做的事。這一本書是大聲手的開始。大聲手也有機會寫別的書及寫信給剛才診斷的自閉人和他們的父母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I reserve the right to delete for personal attacks, derailing, dangerous comparisons, bigotry, and generally not wanting my blog to be a platform for certain things. As long as we stay within those ranges, discussion is AWESOME.